新华网布宜诺斯艾利斯5月11日电(记者叶书宏赵燕燕)很多朋友在离开阿根廷的时候,提到最依依不舍的还是阿根廷烤肉。天然牧场饲养的生态牛肉,在多年生长的胶木树根的烘烤下,散发出萦绕鼻尖数日不绝的香味,配上一杯波光潋滟汲取了安第斯山精华的红酒,那种体验也只有在天涯的阿根廷才有。

阿根廷被认为是世界的“粮仓和肉库”,中部潘帕斯草原上丰沛的牧草每年贡献着数百万吨优质牛肉,但“嗜肉如命”的阿根廷人却只吝啬地出口其中一小部分,其余的只供国内消费。据说,阿根廷一个中等收入四口之家每年可以吃掉一头牛,而他们烹饪牛肉的方式只有一种:碳木烤肉。

首都布宜诺斯艾利斯汇聚了阿根廷四分之一人口,是名副其实的“烤肉之都”。这里的烤肉店随处可见,一些烤肉店会招揽顾客,直接把烤肉作坊设在临街位置,来往行人可以透过落地的玻璃窗,看身着游牧民族高乔人传统服装的师傅娴熟地翻烤着铁箅上嗞嗞冒油的牛肉,想必他们顿时唾液加速分泌胃口大开。

对于地道的阿根廷人来说,如果条件允许,他们更愿意在自家后院来个“阿萨多”(西班牙语意为烤肉),所以无论是别墅,还是公寓楼房,烤肉架或铁箅子成了标准的配置。即使周末出游,他们也会带上简易烤肉架,在绿草如茵的森林里,溪水潺潺的河岸上来一顿烤肉大餐,青烟缭绕香气四溢间,孩子嬉戏朋友漫谈,味浓情更浓。

有人说,在阿根廷吃烤肉有“文吃”和“武吃”之分。“文吃”的可以去首都最现代的马德罗港区找一家烤肉餐厅,点上一份装点得精美的巴掌大切开仍有血水的六成熟的烤牛排或里脊肉,伴之以有品牌有年份的红酒细嚼慢饮。武吃的可以到老城区找个老店点上一个多人份里脊、牛排、香肠、腰子和胸腺的烤肉拼盘放开手脚大快朵颐。

多数阿根廷人提起餐厅的烤肉都会嗤之以鼻,因为最正宗的“帕里亚”(阿根廷人如此称“铁箅烤肉”)在阿根廷人后院。肉要去肉店买当天新鲜的牛肉,最经典的搭配是牛肋骨肉、牛腩、牛里脊、小肠、腰子和胸腺,讲究点的会把腰子用柠檬汁或醋腌渍去腥,小肠用牛奶煮一下去油,然后平铺在铁箅上,再撒上专门的烤肉盐用小火微熏。

记者曾亲自尝试,但烤出的牛肉又老又硬,朋友曼努埃尔品尝完皱皱眉头说:“挺好,熟了。”据这位小区烤肉高手说,阿根廷烤肉的诀窍有三个:一肉质,一定要当天的牛肉,而且要肥瘦合适,因为肥肉浸出的脂肪可以让瘦肉更鲜嫩;二是炭火,一定要自己把栲胶木烧成发白的炭火再置于铁箅下;三是火候,慢火微熏至少要两个小时,火急了肉容易老。

阿根廷人吃烤肉,都有固定的套路。除了烤肉,他们还会根据口味自选配料,生菜、西红柿和洋葱丝三色沙拉是经典搭配,清淡爽口去油腻,油炸薯条或者炉烤面包是主食,阿根廷特有的“奇米丘里”酱自然必不可少,餐间还会提供物美价廉的阿根廷红葡萄酒,如果再加请客,主人还会在烤肉上桌前准备一份“丘里潘”(面包夹烤肠)供客人享用。

如果去潘帕斯草原的牧场庄园做客,可能会有幸一睹阿根廷烤肉中烤制方法最复杂的烤全牛。通常做法是,将宰杀不久的牛从腹部剖开,去掉内脏展开平铺在一个巨大铁箅子上,斜立在炭火旁慢慢烘烤至少12个小时。烤制过程中要不时地往肉上撒盐,让咸味慢慢渗透进肉里,所烤出的牛肉香嫩、松软、肥而不腻,令人回味无穷。

南部巴塔哥尼亚地区的烤全羊也是阿根廷难得的美味。这种羊自然放养在荒原上,食用海洋干燥气候下生长的粗纤维牧草,饮用碱性泉水且很少接种疫苗,其肉质细嫩,脂肪少。南方省份的烤肉店通常会把整只羊对半分开用钢架固定后斜倚在一堆炭火边慢慢熏烤。冬天的雪夜,邀三五好友,寻一炭火正旺的烤肉店,喝酒吃肉,人生夫复何求。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