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径运动作为基础大项,向来备受瞩目。两年一届的田径世锦赛,是仅次于奥运会的顶级田径赛事,众多田径明星运动员从这里走向世界。

北京时间7月16日至25日,2022年田径世锦赛在美国尤金举行。中国田径队此次共派出23名男运动员和30名女运动员,参与23个项目的角逐。最终,中国田径队获得2金1银3铜,名列奖牌榜第五位。

在男子跳远决赛中,25岁的王嘉男在前5次试跳结束后,仅以8米03排在第5位。在决赛的最后一跳中,他跳出了8米36的好成绩,逆转对手,斩获冠军。这是中国田径队在本届世锦赛上的首枚金牌,也是中国田径历史上首枚男子跳远项目的世锦赛金牌,意义非凡。

男子跳远的突破是中国田径队多年来潜心苦练、厚积薄发的结果。早在2013年,中国田径队便以李金哲等队员为主力,聘请了外教兰道尔·亨廷顿做指导,帮助跳远队提升实力。就在那时,年仅16岁的王嘉男加入了这支队伍,“我们这一批队员在一起训练的氛围和效果都是非常好的,在比赛、训练中,大家都能相互促进。”王嘉男回忆道,并表示这也是他能在2015年北京田径世锦赛上拿到男子跳远铜牌的主要原因。

经过东京奥运会上的失利,王嘉男不再纠结于成绩,而是埋头苦练,不断改进技术动作。“从冬训开始,所有训练计划、训练方向、技术上的改进调整,我都抱着非常积极的态度去面对。”王嘉男说,“我以前的技术特点是起跳角度很好,但是水平速度损失得太多。今年的目标就是通过技术调整,把水平速度损失减小。”

技术和心态上的提升,成就了王嘉男在本届世锦赛的最后一跳。他终于为中国田径带来了关键突破,也为中国男子跳远奉上了多年来一直期待的荣耀时刻。对于未来,王嘉男表示会努力把好状态带到两年后的巴黎奥运会。

中国田径队本届世锦赛的另一枚金牌来自女子铁饼项目。山东姑娘冯彬在决赛里第一次出手就掷出了69米12的个人最好成绩,并凭借这一投早早奠定领先优势,最终帮助中国田径队时隔11年再次拿到女子铁饼项目的世锦赛金牌。

28岁的冯彬和王嘉男一样在东京奥运会上发挥失常。她在资格赛三掷的最好成绩仅为60米45,无缘晋级,甚至还因此产生过退役的念头。

不过,好在她没有放弃。这才有了她在尤金上演的“黑马”好戏。“我知道这一投是超水平发挥了,赛前我的心理预期是66米以上,根本没想过居然过了69米。”冯彬自己直言。

此外,东京奥运会银牌得主朱亚明在男子三级跳决赛中跳出17米31的成绩,赢得铜牌,这是中国三级跳运动员在世锦赛上获得的首枚奖牌。

过去,中国田径队在田赛上的优势项目主要是女子投掷项目——女子铅球、女子标枪、女子铁饼。本届世锦赛,中国田径队的几个优势点仍得以保持,而且在男子跳跃项目上也取得了可喜的突破。这样的成绩来之不易,也让人充满期待。

在去年东京奥运会上实现重大突破的苏炳添,未能闯入世锦赛男子百米决赛;谢震业同样止步男子200米半决赛;中国男、女4×100米接力队均无缘决赛……

一年前的东京奥运会上,中国男队闯入4×100米接力决赛并勇夺第4名,创造佳绩。数月后,他们递补获得铜牌。而在尤金,由苏炳添领衔的中国男子接力队在预赛中仅跑出38秒83,无缘决赛。中国田径队在2015年到2021年间的三届世锦赛、两届奥运会全部闯入男子4×100米接力决赛的纪录就此终结。

相比东京奥运会上的闪耀,如今中国男子短跑队还需要继续努力才能迎头赶上。一年没有国际大赛,再加上人员更迭,中国短跑队的成绩有所起伏也算正常。我们需要给予陈冠峰等新人更多机会和时间,期待他们通过历练完成蜕变。

同样需要迎头赶上的还有中国竞走队。自2011年以来,中国女选手们就从未让世锦赛女子20公里竞走的金牌旁落,在2019年的多哈世锦赛上更是上演了包揽金银铜的好戏。但这一次在尤金,曾经的优势似乎正在被蚕食,中国竞走队仅靠切阳什姐拿到女子20公里和女子35公里的两枚铜牌。

比自身成绩不佳更让人惊讶的是,对手成长的速度非常快。秘鲁选手加西亚·莱昂在本届世锦赛上横空出世,包揽女子竞走两枚金牌,波兰选手兹杰布洛则连夺两银。考虑到“妈妈选手”刘虹已是35岁高龄,切阳什姐也年过而立,中国女子竞走队需要认真考虑未来谁能扛起队伍大旗的问题了。

在中国田径队此次的出征名单上,既有苏炳添、谢震业、巩立姣、谢文骏这样的老将,也有一些首次参加世锦赛的新人。这样的阵容可以实现以老带新、新老结合,加速推进队伍的新陈代谢,以全面备战巴黎奥运会。

本届世锦赛是中国田径队在巴黎奥运周期里第一次集体亮相,参赛的主要目标是锻炼新人、锻炼队伍,为2024年巴黎奥运会积蓄力量。

单纯从奖牌数量来看,要比2019年多哈田径世锦赛上的3金3银3铜9枚奖牌略差一些,但奖牌数量并非唯一的评判标准。本届世锦赛上,王嘉男、冯彬在男子跳远和女子铁饼赛场上帮助中国队夺得了金牌,证明了中国田径不断寻找新突破点的努力,收获了一定的成效,整体发展趋势依然向好。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